2016就这样

毕业后,就像一片从树干上脱离的落叶不知会被风吹到哪个角落。

大学宿舍的回忆依旧停留在那熟悉的一幕幕,陈老狗依旧像往常一样油头垢面的边吃泡面边看那个已经记不住是什么名字的主播在卖弄风骚,然后发出一阵刺耳的笑声。绣花还是玩着已经被我们弃坑很久的天天酷跑,桌上放着一大片试卷,电脑里一个讲的唾沫横飞的导师在拼命的讲应试技巧。友哥在阳台煲电话粥,时不时来屋里拿根烟续上,恨不得直接住在阳台。而我拼命的骂着lol现在小学生怎么这么多,然后继续坑着我的小学生队友们。

后来因为学校放假,宿舍已经不能住了,友哥、鸡哥和我拼命的找房子,当时穷啊。过年找短租房真的很痛苦,更何况还要找便宜的。

搬进宾馆的那天,我们三个走过幽暗狭长的小巷,打量着这个在废弃驾校旁边的宾馆,总有一种进入贼窝的感觉。每个人都拎着重重的行李,一开宾馆的门,那台不知道几几年的大屁股电视就放在土黄色的桌子上,桌角旁边全是鼻屎,墙壁上的墙纸三三两两的挂着,潮湿的厕所让整个屋子弥漫着一股发霉的味道。但是总算还是有一个住的地方,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到了晚上,冰冷的风从房间各个缝隙吹进夜晚的空气,我们所有人都寄予众望的空调耷拉着扇叶,裸露的红外接收器接收到遥控的信号开始运作,呼呼的吹着凉风。三个大男人研究了很久,然后得出一个结论,tm这个空调只能吹冷风。一脸懵逼的我们默默钻进宾馆那层薄薄的被子里。

漫长的夜,感觉盖着的被子根本没有任何作用。最后实在受不了了,友哥说我们回寝室拿被子吧,太特么冷了。但没有一个人愿意从被子里爬起来,终于,我也冻得忍受不了了。三个人大半夜爬起来,外面已经飘起了小雪,马路上一大块一大块的都是冻得硬邦邦的冰。从宾馆走到我们学校的路上简直就像整个人掉进了冰窟窿里。到了寝室,赶紧打开空调感慨还是宿舍好。然后三个人抱着被子,再次一头扎进宁波特有的360度无死角的妖风里。

那段日子真的感觉到要离开大学这个象牙塔,慢慢开始生存在这个社会中了。对,就是生存,当时快要毕业的我们,根本没有什么方向,完全不知道未来会做什么,更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样生存。

后来临近毕业的时候,我和鸡哥从三江离职,当时鸡哥一门心思想往上海或者杭州去,而我的确没有什么方向。然后到北京、杭州、宁波四处找工作。因为家在河北的原因,本来还挺想去北京混两年的。无奈的是,当时还没毕业,为了拿学位证只能先在宁波和杭州找工作。然后,友哥也去了杭州,我在宿舍看着无忧无虑的泽鑫,总感觉特么生活不能这样过下去。然后往杭州跑了好几趟,因为当时确实没什么资源更没什么钱,然后就坐最便宜的火车,面完又坐火车回宁波。当时刚毕业,鬼知道工作该怎么找,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更不知道所谓的工作能力是什么概念。

最终还是在杭州找到了公司,然后风风火火的从宁波搬了一大箱子行李过来,当时还没有住的地方,然后找了一个在网吧里的宾馆,记得好像是住一天要六十多块钱,总是要安顿下来的。其实,那个时候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位置,只是知道自己到了杭州。

日子越过越好,中间换了一份工作,然后我跟鸡哥一起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感觉又回到了大学时代,生活也越来越有意思了。偶尔会宁波找哥们儿玩,偶尔去其他地方逛逛,偶尔自己烧烧菜。感觉现在的日子不一定是我想要的,但一定是我喜欢的。

这就是我的2016年,不再仅仅只有技术的2016年,我喜欢上了烧菜,有一群兄弟在身边,唯一遗憾的是,我不知道那个她现在在哪里。

未来一定会越来越好。